• 散文
  • 文學 » 散文
  • 我和增城圖書館那些事兒
  • 來源:增城日報 作者:[邱曉青] 發布日期:[2019-11-06 11:15:31]
  • 升初二時,因為爸爸工作調動,我從正果中學轉到了當時的增城鎮一中。從那時起,我就開始到鳳凰山下的增城圖書館借書來看。以前一直生活在農村,看不到什么書,在正果中學時弄到過一本《綠野仙蹤》,也給數學老師在課堂上當場收繳,而且一直沒有還給我。

    我不是一個好讀者。一來讀書不求甚解,囫圇吞棗,看得似懂非懂;二來是心無定志,這山看著那山高,結果是東翻翻西看看,一本沒看完,已經在翻另一本了。就這樣來去匆匆折騰了幾年,后來高中畢業離開了縣城,也就很少踏足增城圖書館了。

    那幾年在圖書館看的書籍,印象比較深的,當數人民文學出版社的《魯迅全集》和一些蘇俄小說。八十年代初除了蘇俄之外的西方文學作品還不多見。再有就是一些繁體版的歷史、演義之類。說一件奇怪的事,我借閱過《明史》,翻看時隔三差五就有一毫米許的短胡子排列整齊地粘在書頁上——先前借閱該書的這位仁兄大概是個歷史迷,看到激動處猛揪胡子。至于揪下來的胡子,又不隨手糊在書桌、凳子、地上或別的地方,而要在書里排出來,像孔乙己排出幾文銅錢,大概還有“某某到此一游”的意思。

    最先讀到的一本魯迅作品集是文革期間出版、封面呈淡紅色的《魯迅雜文選》,是我在一個當干部的親戚家得到的。后來在圖書館發現了《魯迅全集》,就起勁兒地讀了起來。人文社的這個集子最大的好處是有豐富而權威的史料和注釋,真可謂“展卷琳瑯,如睹群籍”。

    許多年以后,我在《增城日報》寫過一篇批評某些偽名人、“成功人士”四處招搖的評論,結果引起不小的風波。教育局打來電話,表示強烈不滿。作家陸笙、巫國明表揚并鼓勵我,社長則把我喊了去:“像魯迅那樣用詞措句,你什么意思?!”

    在圖書館借閱的這些雜七雜八的書,還曾讓我暴得大名。

    大概是初二下學期期末的時候,時任教育局教研室主任的鄭潤鏘搞了個全縣初二年級語文智力競賽。我和潘羅金、姚藍代表鎮一中參賽。我是第一發言人,因為校內選拔賽的時候,題目都差不多讓我或對或錯地一個人全答完了。指導老師黃卓夫還特別交代,比賽時以邱曉青的答案為準。

    第一輪淘汰賽,我們就碰上了增城中學(當時增中初中部全縣招生)這根硬茬。當比賽到還剩最后一道題,而且是搶答題的時候,雙方分數打平。大廳內的氣氛陡然緊張起來,里面坐滿了全縣各校的參賽學生、語文老師代表和領導,大家交頭接耳,躁動不安。鄭潤鏘慢條斯理地說,這道題是成語對聯,我出上句,你們對下句,上句是:守株待兔,開始。我不假思索馬上舉起旗子(那時沒有電動按鈕),站起來回答:緣木求魚。頃刻間萬籟無聲,大廳靜得掉一根針都能聽見。我死死盯著鄭潤鏘那張成四十五度仰視、目無表情、溝壑縱橫的土灰色的臉。鄭還是不慌不忙,也不說對,也不說錯。足足一分鐘過去了,他才低下頭,開口說話:大家來看,緣對守,木對株……答對了。頓時,雷鳴般的掌聲和歡呼聲潮水般將我淹沒。

    又經過下幾輪的比賽,增城鎮一中最終贏得了冠軍。

    當時看來,那次對決,我們無疑是大贏家,鎮一中出了大名,老師出了大名,我和另外兩個同學出了大名。又或者說,別人丟了大臉——當著全縣師生的面,給了后來成了我的母校的增城中學一記響亮的耳光。又或者是別的。而三十多年后,我才發現,這是命運不聲不響地打向我們的一記耳光。當事人從此有了交集,有了糾葛。我成了現在的我。

    “漫漫人生路,難免錯幾步”,許多年前我在廣外高翻口譯高研班學習時的老師仲偉合先生,在一個畢業典禮上的“金句”讓人解頤。問題是,大名大利抑或小名小利,取予之間,得失之間,對和錯,誰又說得清楚?

    “論世間好事,唯有讀書”,這卻是可以肯定的。



  • 熱點
  • http://www.fopcuc.tw/cl/index.html
    廣州日報報業集團| 關于我們| 廣告服務| 版權聲明| 招聘信息| 聯系方式|

    Copyright (C) 2001-2010 zcwin.com All Rights reserved

    粵公網安備 44011802000006號 未經增城之窗書面特別授權,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,違者依法必究

    地址:廣州市增城區荔城街荔鄉路81號 郵政編碼:511300 粵ICP備06003862號

    增城之窗服務熱線:020-32821355 傳真:020-32822591

    310篮球比分